追蹤
A new world, a new life
關於部落格
This is an individual space, there are maybe my secret file of mind.
  • 10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好文│《嘿!老姊》十月二十日

晨間醒來,那不安的感覺卻益加沈重,與我的樂觀交互撞擊。 早上的Phonethique是語音矯正課程, 我們練習著法文中的連音,跟著老師和錄音設備,唸著文章。 那天我唸得一塌糊塗,完全無法專心。 下課之後的一個半小時空堂,我趕往十三區的僑界旅行社訂機票。 「有二十三日週六的班機嗎?」我問Celina。 Celina快速敲動鍵盤,搖搖頭:「時間那麼趕,要假日出發的不容易。」 「那明天吧!」我忽然下了決心,不要管這一兩天的課。 Celina對我那樣突然的打算吐吐舌頭:「唔,明天哪......沒有了......」 「那後天,禮拜五?」我開始感到焦急了。 「後天.......有!後天早上法航轉機法蘭克福換華航,週六早上到台北。」 Celina說著,機器一邊吱吱作響打印出機票。 拿到機票,趕回索邦,已經上課半個小時了。 我找個位置坐下,心不在焉看著黑板, 把已經換回台灣SIM卡的手機調成無聲震動模式。 爹持續傳簡訊過來。 「病危等奇蹟。」 當我看到這行字,抬起頭來,已是淚流滿面。 恍恍惚惚渡過了白色粉筆字無數次擦擦寫寫的時間, 下課時,我已經有點重心不穩,虛弱地走向Madame Houdebert, 跟她說明我必須要回台灣,因為弟弟快死了。 她二話不說,拿起出席簿在上面註明。 「從明天開始。」她說。 我點點頭,其實後天才出發,但明天,我想我也並沒有心情上課。 「Il est mort?」Madema Houbert問我,用過去式。(他死了?) 「Non, il va mourir.」我回答,用未來式。(不,他快死了。) 「Bon courage.」她慈愛地鼓勵我。 回到宿舍,放下書包便去北京樓友夏湛嬌房裡, 前幾天跟她約好了, 她今天要陪我去家樂福要買了一個月卻一直沒送來的印表機。 「妳先坐一會兒吧!林茜和袁潔想一塊去,順便買東西。」 夏湛嬌說,一面遞上零食。 「我弟弟出車禍了,我後天要回台灣。」我咬著巧克力說。 「不會吧?」夏湛嬌幾乎是大叫。 我簡略地把狀況說明,然後又順便說了那算命師父的預言。 「他的命格那麼好,師父又沒說他有這個劫難,我想一定沒事。」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夏湛嬌,我的樂觀信心又回來了。 「沒錯,肯定沒事兒!」夏湛嬌馬上發揮了她直性子的俠義心腸安慰著我。 待林茜和袁潔到了, 我們一起出發,路上有說有笑,而我的返家, 似乎也變成了人人羨慕的渡假之旅。 我們愉快嬉鬧著,人手幾袋民生用品和食物, 以及夏湛嬌幫我吵回來, 且從Lexmark換成HP的印表機。 然後又渡過輕鬆的晚餐。 這樣的好心情與樂觀,一直延續著, 我堅信當我回到台灣, 弟弟會坐在病床上,很不好意思地對我笑笑說:「嘿,老姊!」 我會把他留在病房,任他抱怨難吃的醫院餐點, 然後獨自跑去夜市吃久違的鍋燒意麵。 當然帶他去也可以,不過要等他好一點, 反正他沒像我那麼愛吃路邊攤。 我可以說法國的趣事給他聽, 這又會變成他跟朋友說我糗事的好題材。 待林茜和袁潔到了, 我們一起出發,路上有說有笑,而我的返家, 似乎也變成了人人羨慕的渡假之旅。 我們愉快嬉鬧著,人手幾袋民生用品和食物, 以及夏湛嬌幫我吵回來, 且從Lexmark換成HP的印表機。 然後又渡過輕鬆的晚餐。 這樣的好心情與樂觀,一直延續著, 我堅信當我回到台灣, 弟弟會坐在病床上,很不好意思地對我笑笑說:「嘿,老姊!」 我會把他留在病房,任他抱怨難吃的醫院餐點, 然後獨自跑去夜市吃久違的鍋燒意麵。 當然帶他去也可以,不過要等他好一點, 反正他沒像我那麼愛吃路邊攤。 我可以說法國的趣事給他聽, 這又會變成他跟朋友說我糗事的好題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