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 new world, a new life
關於部落格
This is an individual space, there are maybe my secret file of mind.
  • 1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好文│《嘿!老姊》十月二十一日

雖然刻意摸到早上才上床, 下午一點醒來後卻再也睡不著了, 我無奈地爬起來,上網打發時間。 班機是明早七點三十五分,得提前兩小時準備登機, 但就算是搭乘最早班次的RER,也趕不上時間。 盤算過公車、計程車等其他交通之後, 唯一可行的方法,便是前一晚先到機場,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於是我打算好好睡一覺,晚上才有體力在機場耗時間。 但是睡飽就是睡飽,要強求實在很難,尤其手邊又沒安眠藥。 東摸西摸, 整理其實沒什麼東西好裝的行李,裡面只有幾件衣物, 我打算這次回去,要順便補貨, 例如歐洲缺乏的日系美白保養品、光碟片、掃描機光罩這些的。 滿腦子只有回家的興奮。 自人情味濃厚的諾曼地到略嫌冷漠的巴黎以來, 想回家的情緒從未中斷。 一個人在異鄉,舉目無親,求助無門在各個公家單位打轉, 辦理規定條文變來變去的證件。或著永遠擺著一張臭臉走在街上, 以避免不必要的困擾。 我不曾懷疑來巴黎的決定,但孤獨感卻未曾因為十足的勇氣而消減。 每當我一個人經過有趣的景點或商店,總想著, 如果娘和弟弟這時在身邊,會是個什麼樣的場景? 或許又被我唸吧,我跟弟弟是很會鬥嘴的。 弟弟唯一一次出國,是去日本,我和娘也一塊去了, 跟著他國小資優班的同學、家長和老師們。 在那之前一個月,娘幫弟弟買了一雙新鞋,要留著去日本玩時穿的, 弟弟每天穿著他破爛的球鞋,一直到出發那一天,竟然忘了要換新鞋。 他懊惱地上了飛機, 連在日本時,還想買雙新鞋好去除他的窘迫,不過娘終究沒讓他買。 下次他來歐洲玩,一定要記得帶他的新衣新鞋。 將房間收拾妥當, 窗台的兩盆玫瑰移進室內,置放在緩緩滴水的水槽, 並拉開窗簾,好讓足夠的陽光照射。 沒有人可以幫我照顧這兩盆花, 雖然夏湛嬌相當有義氣地說我可以把花放到她的窗台, 但是她房間曬不到陽光,且依她連含羞草都會種死的不良記錄, 我可以預見回巴黎後兩盆枯土的慘狀。 而隔壁的法國室友,常常抱怨我晚上開關門的聲音太吵, 實在不敢厚著臉皮麻煩她。 有時候人情就是這麼複雜的一件事, 即使只是兩盆花,我寧願碰碰運氣, 讓花盆慢慢吸浸水龍頭滴下的水。 木本植物沒那麼容易死的,我想。 晚上十一點,拖著行李去搭乘地鐵換RER。 平常只知道巴黎大眾運輸對殘障的無障礙設施並不完善, 沒有升降梯,而手扶梯也不是全面,卻未曾注意到還有許多上上下下的小階梯。 即使我的行李箱近乎是空的,卻仍感到相當不便。 心裡不停咕噥著這個什麼鬼國際大都市, 回去一定要好好跟弟弟抱怨。 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戴高樂二機場冷清無比, 沒有想像中國際大機場頻繁的夜間飛機起降, 當然,更沒有我打算中,可以消磨時間的小酒吧。 所有機場商店都打烊了。 後現代冷調的機場建築,各區座位蜷曲著等候明晨班機的遊客, 我拖著行李箱,輪子嘎嘎的滑過長形的建築, 從極東到極西,好奇地走來走去,手持DV拍攝。 不多久,我便放棄了。這個劃分為好 幾區的機場,每一區都長得一模一樣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