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 new world, a new life
關於部落格
This is an individual space, there are maybe my secret file of mind.
  • 10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好文│《嘿!老姊》十月二十三日,起飛

主治大夫以及護士站在病床旁,弟弟的各項生命指數正快速下降。 「曾寶,你要安心地走,爸媽和姊姊都愛你。」娘撫摸著弟弟,對他喊著。 「曾寶不要擔心,爸爸會好好照顧媽媽跟姊姊。」爹眼光泛著淚。 不曾停歇的唸佛機,繼續唱誦佛號。 我則說不出任何話,只能低頭緊抓著他的手, 眼淚狂洩而下,伴隨著鼻涕,滴落在床單。 雖然聽說在往生者前不可哭泣,未免他有所牽絆。 但我所能控制的,僅止於努力不讓自己發出啜泣聲。 一直努力封印住的悲傷,終於再也忍受不住。 所有自以為是的期盼,不斷交互著的焦慮與樂觀,從此瓦解。 我心裡面只能不停地對他說謝謝。 謝謝他誕生在我們家,帶給我們那麼多溫馨的回憶。 謝謝他心疼我的孤單,在我最無助的時刻,把我喚回了台灣。 謝謝他...... 即使只是針對我的自私,我依舊要感謝他。 指數迅速下滑,似乎弟弟已經撐得很辛苦,他正乘著雲飛離。 爹親自為他拔管。 十月二十三日,下午兩點三十七分。 天使起飛的時刻表。 他持著單程機票匆忙出境,如同四個月前我離開台灣時一模一樣。 來不及好好擁抱說再見。 也來不及回頭再看最後一眼,所深愛的家人們。 醫生帶我們走進一旁的辦公室,準備商討後事處理細節。 而弟弟被送入手術室,進行眼角膜的摘除手術。 剛好方橘子打來關心情況,在戴高樂機場準備登機前,我曾傳了一通簡訊告知。 「前幾分鐘才剛過世,今天蘋果日報有他的報導,版面很大。」 擦乾眼淚,平穩語氣對她說。 接著又通知了正在高速公路上趕回台北的P, P顯得很懊惱,對於他那張不恰當的鼓勵字條。 「把它揉掉吧!」 「算了啦!」我說,想起了剛剛在娘手上,現在已經不知下落的字條。 醫生關起門,拿了一疊文件坐下。 「元拓真的是在等姊姊回來,本來昨天晚上已經快撐不住, 但是他很堅強地撐著。」醫生說。 拜託請不要再告訴我弟弟為我做了什麼, 請不要再告訴我他的好, 好不容易稍微平靜下的情緒,又激烈波盪。 眼淚潸潸而下。 我沒辦法平靜地聽著後事細節,只好先行離開。 走出隔離病房,外頭等候的其他親友和同學還不知道消息。 「下午兩點三十七分,由我爸爸親自拔管,宣告死亡。」 我簡短宣佈,並且試圖不讓自己的聲音顫抖。 大家一片默然。 我轉身往盡頭的廁所走進,沿途不停地哭。 出了洗手間,急速往另一頭返方向奔走。 好想抽煙。 但我找不到陽台、找不到下樓的出口。 哭得分不清方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