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 new world, a new life
關於部落格
This is an individual space, there are maybe my secret file of mind.
  • 10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好文│《嘿!老姊》十月二十三日,半支煙

轉身時,險些跟羅太太和二嬸黃雪琴撞個滿懷。 「沐雲妳在幹嘛?匆匆忙忙走來走去。」她倆掩不住一臉的關心和困惑。 「我想抽煙......嗚......」我哽咽說著。 「什麼?」羅太太沒聽清楚。 「我想抽煙......」我的聲音糊成一團。 「什麼?」羅太太很想再確認。 「我......嗚......嗚......」 「沒事,別擔心,我帶她去就好。」黃雪琴趕緊把我拉走,陪著我下樓。 「我想抽煙,可是找不到樓梯下去。」我一邊走,還一邊哭著說。 「妳很好笑欸,她是慈濟的人,妳怎麼在她面前說要抽煙?」 「可是我就是想嘛!」我哭得跟小孩沒兩樣。 黃雪琴帶我到醫院大樓一側的露天停車場, 靠著樹,坐在矮小的水泥磚擋上,剛好被車輛遮住。 「這是我發現的好地方,這樣躲在這邊抽煙就不怕被家裡其他人看到啦!」 黃雪琴遞給我一根細長的白大衛。 我搖搖頭,從書包裡拿出一包抽了很久沒抽完,包裝已經呈現破爛的白長壽。 「妳自己有帶啊?」 「我想可能會用得到......嗚......所以......所以......」依舊是哭得口齒不清。 我們各自點起了煙,黃雪琴說著一些不著邊際的安慰話,我沒聽進去。 從事平面設計的黃雪琴是幾個嬸嬸裡面, 和我們晚輩比較有話聊的, 只是她的作風讓保守的老人家不是很能接受, 例如不生小孩以養狗代替,以及女主外男主內。 她從來不下廚,都是二叔負責張羅廚事。 基本上,我和弟弟都還蠻喜歡她。 「之前我還跟曾元拓說要帶他去古坑喝咖啡呢!」黃雪琴有些感嘆。 我沒答腔。 這樣邊啜泣邊抽煙,不是吸不進,就是老被嗆住。 我的手機響了,是爹打來的。 「我們想幫曾元拓買一件外套讓他帶著上路,妳去挑好不好? 曾元拓有同學開車,他們載妳去。」 「我不要!」我越哭越厲害,掛上了電話。 一會兒,換黃雪琴的手機響了,一樣是爹的電話。 「妳爸爸問我陪妳去,如果不要的話,三嬸會去,沒關係。」黃雪琴說。 我驚了一下,眼淚馬上止住,並急忙熄滅才抽了一半的煙。 「走吧,我們去找他同學。」我起身。 那個時候,我很想好好哭一哭發洩一下情緒, 所以拒絕了爹的請求。 但是一聽到由三嬸代勞,說什麼也得阻止。 我很不喜歡三嬸,不是普通的不喜歡, 她一定會買一件我看了吐血的外套回來。 小跑步到醫院門口,三嬸和弟弟的同學正走出,我們叫住了他們。 三嬸掏出爹給她的三千元交給我,說: 「隨便買一件就好,趕快回來,不用買太好的。」 媽的,這就是我最擔心的事, 開什麼玩笑,那可是我弟弟耶,妳懂我們的心情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