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 new world, a new life
關於部落格
This is an individual space, there are maybe my secret file of mind.
  • 1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好文│《嘿!老姊》十月二十三日,外套

阻止三嬸只是害怕她驚人的眼光, 在車上,我仍然不是很確定買外套這件事的需求。 「媽,我正要去買外套,可是買外套幹嘛?你們不是已經準備弟弟的西裝了嗎?」 我撥電話問娘。 「西裝外套是讓他穿在身上,但我想他還缺少一件保暖的外套。」 這樣,我就明白了,甚至腦中已經出現了外套的藍圖, 配合著同學為他買的艾迪達休閒鞋和SWATCH手錶的色系。 我知道弟弟絕對相信我的眼光, 以前娘為他買衣服,有時他不太喜歡, 娘便偷偷要我講幾句讚美的話,這樣他就會非常滿意。 車子緩緩開入擁擠的民雄市場,經過一間間廉價的男裝店, 我快速瀏覽著那些商店幾乎可說是沒有的風格, 要他們繼續往前開。 「這裡沒有好一點的店嗎?」我問,心情不悅。 「妳爸爸說買休閒一點的,妳嬸嬸說不用買太好。」開車的同學說。 顯然三嬸不知道我們想要的是什麼,而爹總是辭不達意。 「我想買好一點的漂亮外套,這邊可能不會有,去衣蝶好不好?」我問。 「可是妳爸爸說一個小時內要回醫院,我們去嘉義市會來不及。」 「我想應該沒關係,因為這外套看來不是等一下要穿的,先開去衣蝶吧!」 在往嘉義市的空曠道路上快速行駛,又接到爹打來的電話,問我們行蹤。 「剛剛在民雄市場,我覺得那些外套不好,想去衣蝶,現在正在路上, 可是可能會來不及一個小時內回醫院。」我說。 「沒關係,我本來以為外套等一下要穿,現在只要先穿西裝就好, 外套是要放棺木裡的。」 我就知道,笨蛋爸爸。 車子在嘉義市充滿攤販擠的不得了的小徑內打轉了許久, 他們口中的「捷徑」似乎不怎麼好走。 「你們不是中正大學的學生嗎?怎麼會不認得嘉義的路。」我忍不住開玩笑。 「我很少來嘉義市。」同學A說。 「我平常都騎車,騎車走這真的很快。」同學B說。 但還好,現在都不急迫了。 嘉義衣蝶正在週年慶,周遭水泄不通,更別提停車位。 於是我們決定,我跟黃雪琴下車買外套, 他們繼續開車在周圍晃著,買好再打電話連絡。 直奔男裝部門,對於一樓那些打折中的日系保養品,我沒能稍作停留, 雖然在巴黎一邊唾棄歐系保養品時,念念不忘的就是佳麗寶。 一出電梯,就是好看的外套。 「跟剛剛市場的差真多。」 黃雪琴摸著一件皮衣, 她一定也無法忍受把菜市場的廉價外套當殮衣。 「這件感覺還可以,我們先走一圈看看吧!」 然後我一眼就看到在車上構思的外套藍圖。 「就那件!」我指著一件帶綠的茶褐色外套。 平常買衣服都沒那麼順利, 有時只是想找件簡單的白襯衫或基本款的鞋子, 就被那些莫名其妙的多餘設計搞到火大, 走一整天好幾間百貨公司都找不到。 老弟你真是太神了。 「這件外套質料很好喔!他是真皮做的很輕又保暖,不過清洗時要注意......」 專櫃小姐笑盈盈走過來介紹。 「沒差,是要燒掉的!」我冷不妨冒出。 專櫃小姐臉上三條斜線,站在一旁不再說話。 「好貴啊!你爸爸給的錢不夠。」黃雪琴翻出標價,不禁咋舌。 的確很貴, 我除了大一時亂買的那件「把卡刷爆台灣超不適合駭客任務大風衣」 和大三「試穿不小心弄壞繁複繫帶只好硬著頭皮買下安娜蘇超不實穿小禮服」之外, 衣櫥裡沒一件衣服比它貴。 「刷卡吧!」我掏出爹給我出國急用的副卡。 這個時候,我只想給弟弟最好的。 弟弟的衣櫃裡面一向沒有什麼好衣服, 因為他運動量大 ,總能很快把任何衣服穿得破舊不堪, 自然而然,我們不會給他買太好的衣服, 以補足他不斷消耗衣服壽命的速度。 而他對自己挑衣服的眼光不太信任,也很少自己買衣服, 總是回台北時,才央求著我或娘帶他去逛街。 不知道他會不會感到委屈, 或許他一直想要一件很酷可以炫耀的漂亮外套吧。 現在才買給他,也許以太遲, 但弔詭的是,他生前,我們絕對不會給他那樣奢侈的物質。 出車禍前兩天,週日他正準備回嘉義, 在台北的家中門口穿著已經變形且髒兮兮的運動鞋, 娘靠著門看著他。他說: 「我沒有鞋子和外套。」 不知道這樣的補償來不來得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