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 new world, a new life
關於部落格
This is an individual space, there are maybe my secret file of mind.
  • 10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好文│《嘿!老姊》十月二十四日,凌晨的氣味

離開醫院前,小龜對我提出了一個請求。 「可不可以教我抽煙。」他說。 我不可置信看著眼前這位白淨斯文的少年。 「我買了一包煙,想跟他一起抽。」 當然好,這有什麼好拒絕的。 我和小龜到醫院側門,拆開他剛買的黑大衛, 遞了根給他,也幫弟弟點了一根, 然後掏出書包裡那包皺巴巴的白長壽, 不知所云跟他說明「如何抽煙祕訣教學」。 哪有什麼方法? 抽煙不都是自然而然會的? 這個死傢伙到處跟人說是我教他抽煙, 害我一直背黑鍋背到現在,連小龜都相信他的鬼話。 平放著的煙在黑暗中慢慢往後燃燒,一明一滅,有規律地。 就像有人真的在抽。 在DAVIDOFF書寫體處,煙自然熄滅了,沒有燒到濾嘴。 我看了嘖嘖稱奇,跟小龜解釋弟弟有接受他的義氣。 只是我不知道以往未曾吸菸的小龜,能不能感受這個奇妙。 「好難抽,以後再也不抽煙了。」小龜對他的處男煙,下了這樣的結論。 在車上,二叔說四叔正在說服其他親友, 想折衷一點,回老家辦喪事,方式照我的想法進行。 我知道情況沒那麼容易,但還是說我會考慮。 黑暗的窗外,流逝著弟弟每日經過的稻田和芒果樹。 弟弟說嘉義的芒果不值錢,他曾經在上學的路上,被作為行道樹的芒果砸過。 「還有鳳梨也不值錢。」他還這麼補充。 想起了每次來嘉義找他,他興奮地介紹周遭環境。 他真的喜歡嘉義,這個充滿朋友,且讓他逐漸長大的地方。 小龜幫我把行李提上樓,跟弟弟的室友交代一聲,便離去了。 拿出了盥洗用具,我曾經放了一套在弟弟房裡,但不知道被他收到哪了。 他總是把房間整理的有條不紊,且每隔一段時間就變換傢具擺設。 「對不起,姊姊好累,只能幫你爭取到這裡。」一面洗澡,心裡想著。 累了過頭,反而沒那麼想睡。 盥洗過後,想幫他清理一下房間,他習慣每天打掃, 好幾天沒人整理,他應該會很不舒服。 我只看到牆角的拖把,卻找不到除塵紙。 「算了,你自找的。」我唸了一下。 於是打開弟弟的電腦上網。BBS上他的個人板,寫滿了來自各方的祝福。 往上爬文,想找他最後的一篇文章,想知道他最後一天做了什麼。 沒有什麼特別的事,他十九日沒有PO文。 我開啟連結,跳出這幾天的新聞片段影像, 包括了早上我匆匆感到醫院時,一臉的不解與惶恐。 一兩個小時後,爹娘回來了,我們一起看著網路,娘每看幾篇就會哭。 躺在弟弟的單人床上,弟弟的枕頭很髒,棉被也很髒。 弟弟對環境要求極為潔癖,連陽台都擦到沒有一點灰塵,可是對自己卻相反。 他喜歡早上才洗澡,說這樣會很有精神, 偏偏他是個運動量大的好動兒,溜完直排輪滿身臭汗回家倒頭就睡, 床怎麼可能不髒。 「媽,妳要睡他枕頭嗎?不要的話我睡囉!」我問還在看電腦的娘。 「妳要睡就睡。他睡前不洗澡把床弄得髒髒的,是要讓我們懷念嗎?」娘說。 剛剛在浴室,發現忘了帶毛巾,就直接拿了掛在架上看起來最髒的那條, 那是弟弟的毛巾。 以前打死都不願意用弟弟用過的東西,總嫌他髒,他要是趁我不在家時睡我的床, 我總是氣呼呼地把枕頭套拆下來拿去洗。 現在不一樣了。 我把臉埋在枕頭和被窩,深深地聞著他的氣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